靠举巨债苟延残喘的地方政府该倒霉了!

 靠举巨债苟延残喘的地方政府该倒霉了!
 
 
 
 
众所周知,前一阵的美国汽车城底特律破产,美国州政府和中央政府“做台看大戏”充耳不闻。这让大家深感美国政府的制度优势无与伦比。中国政府能照此办理吗?根本不可能。所以言者何?国情异也!
    4月中旬,美国摩根大通通过内部研究,核算出中国地方债务总量超过14万亿人民币。如果包括11万亿的地方政府隐性负债,中国地方政府债务已超过4万亿美元。美国2012年的地方负债为2万亿美元,只是我们的二分之一。去年针对广东省的乡镇抽查中,不少乡镇的债务比例非常惊人,就算不吃不喝,也需要400年才能还清负债。按中国目前25万亿的地方债务总额计算,每年利息支出就是1.5万亿。利息支出的天文数字大的惊人!
    且不说“发展是硬道理”这句话的真理性如何,即便是对的,那也要看为什么目的发展和用什么手段发展。
    那个老头喊出那个响彻神州的大口号时,中国还是典型的吃饭财政,完全没有充裕的资金去支撑那么大的发展盘子和那么高的发展速度。于是乎,“赤字财政”这个魔鬼出来显身附体了。诚然,在发展过程中适当的财政赤字不是绝对不可为,问题是什么东西到了中国就变态了。上有好者,下必甚焉。上面头脑一发热,下面就全身打摆子。一声龙、大呼隆是中国的常见病!毛泽东时代屡试不爽的东西在中国最有市场。现在总设计师发话了,谁不争先恐后才怪!左倾思潮这个历史上对中国危害最烈的魔鬼开始借尸还魂了。借改革开放之机,中国各级政府纷纷撸胳膊挽袖子的大干快上又一次酿成风气、汇成潮流。这和当年“大跃进”、“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几乎如出一辙别无二致。因为干砸了、翻车了、倒大霉了无须负责,中国政府官员可以算作“交学费”,政府完全无需用税收来弥补财政赤字,而可以动用更加隐秘的手段——印钞。由于超经济发行纸币是中国地方政府债台高筑的绝对信用保证,所以地方政府就可以无限制地、浪漫地举债发展。据说,中国目前的广义货币流通量(M2)已高达120万亿这样的超天文数字。2012年中国的纸币发行量超过全世界各国总和的一半以上。这就是中国房地产和所有物价居高不下的内推力之一,也无疑是中国经济癌症晚期的重要诱因和主要标志之一!
    中国以往处理债务问题的逻辑非常混蛋:当地方政府债务积累到一定程度,实在无法运行时就上交中央变成银行的不良资产,然后再由国家出面用往牛奶里加水的办法即货币贬值的办法把全体国民节衣缩食、一个子一个子抠攒出来的那点钱贡献出来偿还债务,处理不良资产。一波摆平之后再进行下一轮的一波涌起,中央和地方政府再推出新的经济刺激方案,进入新一轮的经济扩张和债务膨胀。这样循环往复,愈演愈烈,以至拖到今天出现这种积重难返的恶果。中央对地方政府债务无限兜底的愚蠢做法遗患无穷!若像美国制度那样,中央政府和州政府看着底特律城市破产悲剧上演而坐壁上观的话,中国地方政府谁还敢“仔卖爷田不心疼”拿举债当日子过?!
    习李新政在首秀反腐败之后终于又抓住中国病的另一个实质性病灶。我为此而欢呼!但我不会忘记要把老花镜准备好来拭目以待。
    中国病影响中国梦。不对中国病施以大手术,中国梦就是一张纸质的大烧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