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

 
                                ——登陆大连15周年纪念日感怀
      
        光阴迅速,时不我待。弹指间,我来到这座海滨城市工作和定居已经整整15年了。当年那个活力充沛、志壮情豪、梦想连连的中年汉子,如今已是老态渐显、魂死梦断、混吃等死的花甲老人了。
        人生长河可由时空标志划分为若干阶段。每个阶段的起点时间极为重要因而令人难忘。1998年3月 13日,就是我人生几个重要阶段之一的起点时间。每逢这个日子到来之际,我都要主动去纪念纪念。今天又恰逢是15周年的纪念日,所以,我早在几天前就想过要好好纪念一下。
        垂老怀旧,人之常情。我们普通百姓对自己过去的某段生活最好、最简单的纪念,一般就是认真地来一番回顾、总结和展望。对我来说,由于客观环境和主观条件的制约,加之多年来正心修身的禅悟,早已心如止水没有了展望的欲求,因而也就感到没有必要再去严苛自己搞什么硬性总结了。那么剩下来的就只能是回顾了。于是我决定,今年的纪念活动就局限在单纯、简单、机械地回忆回忆就可以了,但采取的形式要独到一点,就是亲身现场去模拟一下15年前今天的部分活动场景。
       遵从这样的思路,午饭后,我让老伴陪我首先来到了大连火车站,决定模拟式的回忆就从南出站口走出开始。因为,15年前我就是从这个出站口走出来与大连见面的。
       光阴荏苒,物是人非。毕竟是15年过去了。当今天走出来时,我立马感到环境和心境已经与昨日大相径庭:一是已经没有人举牌来专门接我了;二是,心情也与当年的今日判若两人。于是,我就只好让老伴给我拍下几张照片作作秀了。
 
当年当时离开车站之后,我就随接站人来到了位于民主广场东侧、富丽华大酒店后身一座多层楼房的公寓,那是我在长春教过的研究生XLP同学为我安排的临时居所。居所面积近80平米,办公、生活设施一应俱全,非常方便。居所同一楼梯口对面是他们单位办事处的办公室,当时办事处已经停止了业务,只有一名老同志留守,这位同志与我年龄相仿,就是他被委托去车站接的我。住下之后他每天还负责为我烧烧开水、接接电话什么的,有时还互相请吃个饭、聊聊天。我与这名同志在这200多平米的空间里共同生活了一个月之久,相处比较融洽。后来单位分配我的住房装修后,我就搬出去了。住进校园里自己的房子以后,还去看过他几次。后来就中断了联系。因为那个单位办事处的房子被卖掉了,他也回到了长春。
        XLP同学是我96届研究生班的学生,当时是长春某大公司的总会计师。在校期间她就一直孜孜以求认真好学,对我的教学工作非常看好和尊重;个人私交方面,在我离开长春前后给了许多方面的实际帮助,特别是安排大连的临时住所更是雪中送炭。几年前,长春几位好友为我举办花甲寿宴时,她还赶来表示了热情的祝贺。我一直觉得很欠人家的人情。一晃又是5年没有见面和联系了。借此机会让我在这里向她表示由衷和郑重的感激之情,并衷心祝愿她事业锦程、生活幸福、青春永驻!那位陪我、照顾我一个多月的老大哥更是十几年没有音信了,不知道他现在身体和生活情况怎么样,但愿一切都如愿吧。这里也一并向他表示感谢并祝福他生活幸福、健康长寿!
        我与老伴离开车站之后,就乘有轨电车去寻找我当年那个居所。但是,没有想到,世界变化太快,那些旧楼已经拆掉,原来的旧址,既有新楼耸立,也有在建工地,我记忆中的那座公寓楼完全不见了踪影。我颇有些遗憾和失落。也只好再让老伴为我在那里拍了几张照片留作纪念。从照片表情可以看出我当时的心情很沮丧、很落寞,因为我原计划还要进楼去敲门看看我当时的旧居呢!性情中人的最大表现就是喜怒哀乐有形于色。我这个倒霉蛋无疑就是这样典型的性情中人。
 
想造访旧居的愿望泡汤,心情受到很大影响,本想再看看我经常散步的中山广场和经常买菜、吃饭的修竹市场,但因为那里更是被拆迁和建设得面目全非找不到原来的样子,所以,我就决定乘车打道回府了。当15路车途经中山广场时,我看到因地铁建设的需要,广场完全没有了当年那秀美壮丽的景象了。特别令人称奇的是,广场草坪还是枯黄一片,也完全没有当年此时的淡黄嫩绿、清新可人。大概是时光老人理解我这个人间老人吧,没有重复当年的青葱岁月,目的是不要让我睹物思情感到反差太大。在人民路等车时,我感到了这个从大海延伸过来的陆路大通道的寒风凛冽袭人。我不由得想起了一句古诗:二月春风似剪刀!(今天恰好是农历蛇年二月初二龙抬头的日子)
        回程路上,我坐在车里开始回忆15年前今天的另外一些场景:
        那位老大哥把我安顿到居所放下行李后,我第一时间就乘车赶去位于市区尽西头的学校报到。先是研究所后是人事处,报到一切顺利。注册后我终于舒展了一口气,因为我终于如愿以偿地成为这所大学的一名新成员了。中午,老同学二师兄也是该所副所长的LCL先生和另一名副所长LWD先生在校园里的会计学院培训中心请我吃了便宴。下午二师兄领我去看了分配给我的新住房。此房比我想象得要好许多,总共5个房间,不但室内面积不小,而且外面还有一个不小的庭院,庭院里还生长着一棵碗口粗、近7、8米高的香椿树。看到这将来的稳定居所,我的心情特别惬意、难以言状。那时学校住房特别紧张,我一个小萝卜头能成为一盘菜享受这样的待遇真是始料未及,心里充满了感动和感激。
        写到这里,我必须认真、郑重地向为我调转成功付出辛勤努力的大师兄JFD先生、二师兄LCL先生以及签字批准我调入的原DBCJDX校长、现任辽宁省政协主席的XDR先生、为我安排住房的主管后勤副校长ZLS先生致以最深切的谢忱之意。没有这些贵人的鼎力帮助,我的梦想是绝然不能实现的。晚上,研究所所长,也是我读吉林大学研究生时的大师兄JFD先生召集了所里不少领导和同事为我在黑石礁酒楼 正式接风洗尘。酒宴中,大家推杯换盏不亦乐乎,尽情地畅谈了国家和学校的形势以及我们所和我本人即将开始的东北问题研究的思路。我当时的心情,用一个字形容就是:爽!用两个字形容就是:真爽!用三个以上的字形容就是:真他妈的爽!......
        人生就如玄妙无穷的大海,命运之舟不知道会载着你登上哪一块岛礁。所以,高潮时不要得意、低潮时不要失意。只要坚持正确的航向,选定明确的目标,付出辛勤的努力,一般就会抵达愿望的彼岸。我自1996年初夏,因在大连付家庄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疗养院开会看到这个城市如诗如画的美景而产生了抛弃对我并不适宜、把我陷入绞肉机般苦恼的准从政机构调转大连普通高校做一名普通教师的愿望之后,也是经历了长达2年的不懈努力才终于修成正果。从那时起,直到现在,我一直抱有感恩思想,我要感恩于一切为我付出努力的人们!你们是我人生不可多得的贵人和恩人!与此同时,我也要满怀敬畏的心情感谢“3.13”这个不寻常的日历时间,是她开启了我中晚年相对比较惬意、比较适意、比较满意的新生活!但愿这个日子所开启的稳定生活能伴我终生不离不弃,直至生命的地老天荒。
        经事还谙事,阅人如阅川。再见!3.13 !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 3.13!  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