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公务接待经费问题之我见

 
 
    3月26日中午,我发表了一篇题为“要坚决彻底地消灭四菜一汤”的博文。这是许久以来我自觉在诸多社会问题中看得比较准的一个重大问题。所以文中非常旗帜鲜明地提出要坚决消灭所谓“四菜一汤”、实际就是要杜绝公务接待中大吃大喝问题。也许是心有灵犀吧,该文发表的同一天上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了国务院第一次廉政工作会议并发表讲话。
    李克强从六个方面对今年政府反腐倡廉工作提出了要求:一是简政放权;二是管住权力。三是管好钱财。四是政务公开。五是勤俭从政。六是依法促廉。
     在谈到第四条政务公开时,他指出:让权力公开透明,也是最有效的防腐剂。要及时主动公开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环境污染、食品药品安全、安全生产等信息,向人民群众说真话、交实底。深化细化预算决算公开和“三公”经费公开,从今年开始,要逐步实现县级以上政府公务接待经费公开。公开的形式要通俗,要让老百姓看得懂,可以有效地监督政府。
     我仔细研究了这次会议的精神实质,总体感觉非常给力。但是,有一点非常遗憾,或者说非常不靠谱。那就是他在强调第四个要求时提出“从今年开始,要逐步实现县级以上政府公务接待经费公开。”这个提法貌似具体实则非常笼统抽象;貌似直接给力,实则间接乏力。问题集中在三个关键词上:一是“逐步实现”;二是“县以上政府”;三是“公开”。
    中国各级政府的公务接待经费自改革开放以来逐年膨胀,一发而不可收。接待经费中占有绝对大头的吃喝费从上一世纪90年代初的1200亿元,增加到1998年的10000亿元。到2012年,包含物价上涨因素,这个数字已经惊人地高达数万亿元(网上资料估算是3.5万亿元)。当年全国财政收入为11.7万亿元;全国GDP为51万亿元。从中可以看出,问题已经相当严重,必须紧急刹车了。在这样的紧迫情势下,只提出要求县以上政府的逐步公开实在是太轻描淡写了。我非常不理解为什么要逐步而不能一步到位?为什么只是县以上政府而不包括41636个乡镇政府?为什么只是公开,而不是坚决遏制和取缔?